铁路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铁路资讯 > 改革开放40年:驶向春天的中国铁路

改革开放40年:驶向春天的中国铁路

2018-10-08 09:59 华铁在线 通讯员:蔡林恒

 

  1978-2018年,整整40年。这40年,对于拥有5000年文明历史的中国来说只是弹指一挥间,但这40年却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极其辉煌的40年,整个中国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40年,注定由于“改革开放”这四个字而成为中国历史上极不平凡的40年。

  9月23日,建设达8年之久的广深港高铁香港段正式通车,成为中国高铁建设的最新成果,也预示着内地高铁网延伸至香港,两地高铁真正实现互联互通。

  据了解,广深港高铁全长141千米,其中,内地段长115千米,香港段以香港西九龙站为起点,长26千米。高铁香港段开通运营后,将大大拉近香港与内地城市间的时空距离。其中,从香港西九龙站出发,至深圳福田站最短运行时间仅14分钟,至广州南站最短47分钟,至北京西站为8小时56分钟。

  “今年的‘十一’国庆假期,我们全家回了老家湖北,有3岁的儿子,还有60多岁的公婆,开始想选择坐飞机,毕竟快些,但考虑到飞机座位狭小,引擎的轰鸣声以及气压的变化,会让孩子和老人感到不适,高铁这么发达,最后选择了乘坐体验更舒适的高铁。”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的一位朋友表示。

  本报记者从中国铁路总公司获悉:10月5日,全国铁路客流继续保持高位运行,预计发送旅客1315万人次,国庆假期铁路旅客累计发送人数突破1亿人次。

  从时速几十千米的绿皮车,到时速300多千米的高铁;从排一宿队都不一定能够买上车票,到如今通过手机就能够登录12306网站订票、退票、改签;就能叫到网约车拼车回家过年。这40年,是中国交通大发展的40年。40年来出行的变化,折射出的中国交通事业实现的跨越式发展,“说走就走”不再是一句口号,而是早已照进现实。

  40年来的三大感受

  “2017年我国铁路长度约为12.7万千米,其中,高铁约为2.5万千米。改革开放初期铁路为5.17万千米,建国后的1957年为2.63万千米。”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综合运输研究所副所长李连成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李连成说,铁路发展,里程数是一方面,复线率也是一个重要参考指标。

  据了解,复线是指一定里程区间范围内有两条正线的铁路,并分设了上行线和下行线,方向相反的列车在不同轨道上行驶。

  “2017年我国铁路复线里程为7.2万千米,复线率56.5%,而1978年国家铁路复线里程才有0.76万千米。”李连成表示。

  在普铁时代,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前复线铁路在国内十分罕见。高铁时代,随着国内经济水平、科学技术、人口数量和区域交流等大幅度提高,复线铁路成为中国铁路的主要形式,根据《铁路“十三五”发展规划》,到2020年,全国铁路复线率将达到60%左右。

  旅客旅行速度方面,李连成表示,1949年刚建国时为28千米/小时,1980年为43千米/小时,2017年为81.5千米/小时。“当前旅客旅行速度差不多是改革开放时的2倍、建国时的3倍”。

  无论是水运、公路还是铁路在改革开放之初,均处于严重紧缺状态,严重影响了经济社会发展。

  改革开放之初,百业待兴,给交通系统的投入再多也多不到哪里去。交通系统真正大发展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高速公路的出现可以说是交通领域的一件大事,进入21世纪之后,高速公路大量建设,铁路也是如此,经过上个世纪90年代及21世纪初的6次大提速,再加上近些年高铁的大规模建设,无论公路还是铁路,可以说当前都已经适应了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

  作为轨道交通领域的专家,李连成参与了多项国家重大交通规划和政策的编制,主持过多项部委和地方的中长期交通规划研究,参与过多项政策或重大交通工程的论证。对改革开放40年来交通领域尤其是铁路取得的成就,李连成感慨良多,他向记者表示,对改革开放40年来交通领域取得的成就,他有以下三个感受。

  第一个感受是铁路已经由改革开放初期的瓶颈制约到21世纪初的逐步缓解直至当前的总体适应,交通运输已经不再是经济社会发展的严重制约。以春运为例,当前“春运难”基本得到了解决。过去因为买不到票想回回不去,现在虽然哪个时间段、哪个车次不能保证,但是基本保证能够回去。高铁买不到票,还可以买普通车,甚至可以自驾、拼车或者乘航班。总之,具有更多的选择,从而更加自由。

  第二个感受是铁路越来越现代化,不仅速度快,且干净舒适,出行体验也越来越好。当前,旅客对铁路的期待不仅是可以正点到达目的地,还包括车内环境的舒适度、干净整洁的卫生、列车工作人员的服务态度,等等。

  第三个感受是科技、人工智能、互联网等在铁路发展中的作用越来越大。以互联网售票为例,数据显示,目前网上办理货运业务比例超过70%,互联网售票比例达到70%,人们彻夜排队购买火车票的情景已大大减少。

  “应该看到,多层次需求是现代化过程的一大特点,不同层次人群需求是不同的,甚至同一个人在不同情况下需求也是不一样的,这就需要多层次的运输产品来满足多层次的需求。选择越多越自由,这就是社会的进步、多元化的供给带来的变革。”李连成强调。

  随着改革开放之后农民进城务工的兴起,春运所运送旅客的数量一直呈直线上升的趋势。数据显示,1985年春运的总人数超过了7亿,铁路旅客将近1.5亿人次。而2018年春运,全国仅铁路旅客发送量就达到了3.8亿人次,其中,高铁主力军作用凸显,全路动车组共发送旅客2.1亿人次,占旅客发送总量的57%,高铁成为春运的主力军。在速度和运力提升的背后,是中国铁路装备技术的迅速提升。

  高铁是一场交通革命

  2017年2月19日,每天花225元、近5个小时,从沧州坐高铁到北京上班的姜京子被《人民日报》报道后迅速火遍了整个互联网。据文中可知姜京子几乎每个工作日的作息表都是这样的:6时10分起床,洗漱、吃饭;6时50分下楼坐出租车前往沧州西高铁站,在不堵车的情况下打车费是14元;7时23分从沧州始发的G9004高铁出发前几分钟上车,58分钟后到达北京南站,高铁费用为94.5元,8时21分到达北京南站后,跟着早高峰人流挤上地铁;9时15分到达位于北京西南二环附近的上班地点,花费4元。下午下班,她会倒着重复早晨的路线,在晚上8时40分左右回到沧州的家。

  “我觉得这没什么啊。”每当别人对她这一举动表示惊讶时,一向乐观的姜京子都笑呵呵作答。她算了笔账,交通费每月大约四五千元,减去这个成本,她在北京上班的收入也要比在沧州工作收入多。

  从时间上来说,跨省市上班花在路上的时间大概是两个半小时,比姜京子之前从东六环到单位的时间只多了不到半小时。

  姜京子在北京上班却住在沧州的事例说明,高铁已经在深刻变革我们的出行和生活理念,以更快的速度、更时尚的生活方式,走进了普通百姓的生活,引起了交通领域的一场革命。

  关于什么是交通革命,李连成给记者分享了他对于这个概念的理解。在他看来,交通革命指的是发展变化引起的不仅仅是交通运输系统的变化,而且一定要引起生产、生活方式的变化。“从这个角度看,高铁大大推动了中国交通现代化进程,改变了出行方式和生活方式,高铁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一场交通革命。”

  京沪高铁,是我国高铁建设的一个缩影。2017年9月21日,复兴号动车组在京沪高铁实现时速350千米商业运营,数据统计,2018年9月21日运行一周年,累计发送旅客1157.2万人次。从上海到北京,仅仅只需4个半小时,对于乘坐的旅客而言,早晨在家和家人吃了小笼包,中午在北京就可以和友人在全聚德吃烤鸭,高速度不仅改变了人们的出行方式,更让我们在高铁的高速运行中感受到了改革开放40年来所取得的不菲成就以及国家的强大和身为中国人的自信和自豪。

  40年来,伴随国家在重大基础设施工程的投入力度持续加大,铁路网的建设如火如荼。神州大地上,一条条高铁线路相继开通运营。如今,从上海赴千里之外的武汉等地,仅需四五个小时便能抵达。在西部,兰新高铁的开通运营就使新疆与内陆间形成一条高质量、大能力的高速铁路通道。新疆的各种诱人特产,像“吐鲁番葡萄”“库尔勒香梨”等丰富的瓜果菜蔬,就通过高铁大通道源源不断输送到内陆。在中部,贯通东西、承接南北的米字形高铁网基本成形。在北方,石家庄到济南高铁开通后,从石家庄到北京、太原、郑州、济南,火车行驶时间都在一个多小时,形成一小时铁路客运专线交通圈。

  如今,高铁的触角日益伸进我们生活的每一片土地,切实改变着我们日常生活的点滴。

  交通强是现代化强国的“标配”

  中国高铁,超过2.5万千米的运行里程已经远超世界其他国家的总和,它让100多座城市紧密地连接在一起,从冰雪覆盖的高寒地带,到热带海岛,这个庞大的网络每天都在高速运行、延伸。到2025年,中国高速铁路网络将达到惊人的3.8万千米,覆盖240座城市,它将彻底改变这片土地上的时空概念。

  “目前,我国高铁占世界的比例高达66%左右,当然各国对高铁的定义稍有不同,但我国占世界比例60%是没有疑问的。我国高铁比较发达的省份高铁里程不逊于一个国家。数据显示,截止到2016年,东三省高铁里程数为2400千米,京津冀2016年为1470千米。”李连成对记者表示。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建设交通强国的任务。中国将分两步实现交通强国战略目标:第一步,2020年到2035年,基本建成交通强国,使中国进入世界交通强国的行列。第二步,2036年到本世纪中叶全面建成交通强国,使中国进入世界交通强国的前列。

  在李连成看来,交通现代化国家和交通强国不是一个概念,交通强国不一定现代化,但是对于一个大国来说,交通现代化国家一定是交通强国。举个例子,新加坡是一个发达的城市国家,它可以成为一个交通现代化国家,而很难成为一个交通强国。

  “交通现代化国家和交通强国的一个核心指标就是快速,这里的快速是全链条的快速,不单指交通工具,还包括换乘效率、车次密集程度等。”李连成强调。

  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7月4日在出席2018世界交通运输大会时表示,中国交通运输发展规模总量虽然大,但是结构还不优,运输服务水平、交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同世界交通强国相比还有很大差距,离人民满意的标准还有很大差距。“这些时刻提醒我们,要持续深化改革,创新完善、开放合作,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永远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在李连成看来,建设交通强国不仅是铁路、公路、航空、港口、水运、管道乃至信息网络的强,更要求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基础设施体系和网络体系的强;不但自身强,交通强国更意味着要强国家。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交通强是现代化强国的‘标配’。”李连成强调。

  中国高铁正在进入新阶段

  应该看到,10年来我国高铁发展之所以如此迅速,是政府在其发展过程中起了主导作用。

  “高铁建设投资大、对规划和技术要求都很高,例如京沪线,在开始有好多专家学者参与论证,既要有审慎发展的态度,又要有包容、创新理念和一定的魄力。”李连成表示。

  记者了解到,关于高铁发展,截止到目前共有三次规划。2004年1月,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通过了《中长期铁路网规划》,这是国务院批准的第一个行业规划,正是2004年1月通过的这份纲领性文件,促使青藏铁路提前一年建成通车。

  2008年10月31日,《中长期铁路网规划》(2008年调整)正式颁布实施。新规划标志着我国开始步入高铁大规模建设阶段。

  2016年7月20日,国家公布了新的《中长期铁路网规划》,这份规划提出,到2020年,铁路网规模达到15万千米,其中高速铁路3万千米,覆盖80%以上的大城市。到2025年,铁路网规模达到17.5万千米左右,其中高速铁路3.8万千米左右。

  当前,中国高铁飞速发展,在十年的时间里,中国铁路建成了全球最大的高铁网络,高速铁路总营业里程达到2.5万千米,成为世界上高速铁路投产运营里程最长、在建规模最大的国家。中国高铁的高速发展让世界瞠目结舌,以至于高铁被网友戏称为中国新“四大发明”之首。李克强总理在出访多个国家时频频打出中国高铁这张“名片”,“高铁外交”使国人备感骄傲。

  近几年来,中国高铁频繁实现“走出去”,兴建土耳其第一条高铁、俄罗斯第一条高铁……同时,中国铁路总公司近年来主动参与国际标准制修订工作,截至2017年底,共主持或参与制定国际标准化组织、国际铁路联盟重要国际标准55项,成为国际铁路标准制修订的重要力量。

  今天,铁路尤其是高铁的最高水平在中国,通过技术创新,在高速铁路的工务工程、高速列车、通信信号、牵引供电、运营管理、安全监控、系统集成等技术领域,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成果,中国高铁总体技术水平已经进入世界先进行列。另外,与其他国家的高铁技术相比,中国具有“先天的成本优势”。一项公开的预估数据是,综合土建和车辆两个方面的成本,中国高铁造价只有国外造价的1/3-1/2。同时,中国铁路在服务“一带一路”建设方面也取得重大进展,中欧班列开行数量大幅度增长,中老铁路、雅万高铁等境外铁路合作项目顺利推进,中国铁路的国际影响力、竞争力显著提升……

  1978-2018年,我国改革开放已经整整40年,高铁,正成为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发展成就的一个缩影。当前,在我国整体迈进“强起来”的新时代,铁路也将走进建设交通强国的新时代,正在进入“适度超前”进而“引领发展”的新阶段,进入发展方式由“高速度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的新时代,进入由“国内发展”转向“全球拓展”的新时代。

 
    上一篇:国庆北京铁路加开列车668趟 单日发送量创纪录             下一篇:国庆期间 合肥铁路共发送旅客167万人次

最新成功预订火车票

  • · 火车票 硬座2张 广州东-枝城 K932
  • · 火车票 软卧1张 东莞东-长沙 K437
  • · 火车票 软卧1张 东莞东-长沙 K437
  • · 火车票 硬卧1张 广州-安化 K9056
  • · 火车票 硬座1张 广州-安化 K9056
  • · 火车票 硬座1张 广州-重庆北 K202
  • · 火车票 硬卧1张 东莞东-黄梅 K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