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铁路资讯 > 警营,民警们的另一个家——90后铁警的第一个春运

警营,民警们的另一个家——90后铁警的第一个春运

2017-01-20 11:05 华铁在线 通讯员:蔡林恒
全球最大规模的年度人口迁徙“春运”,如期而至。2017年春运,全国铁路预计发送旅客近30亿人次,您也许就是这芸芸旅客中的一员,行程万里,过站无数,但却未必听过查布嘎火车站这样一个站名。

  查布嘎火车站坐落在内蒙古赤峰市阿鲁科尔沁旗,在全国六千多个火车站中寂寂无闻,点缀在纵横贯穿祖国版图的铁路线上更是显得微不足道。就是这样一个默默无闻的小站,承载着内蒙古阿鲁科尔沁旗和扎鲁特旗两个旗县,3万多平方公里上60余万农牧民的日常出行任务。在这个小站上,驻守着一群同样默默无闻的铁路警察,他们维持车站秩序、清查线路隐患,兢兢业业年复一年,为万千的旅客的出行保驾护航。今年春运安保中,这群铁路警察中又有两名新成员加入。

警营,民警们的另一个家——90后铁警的第一个春运

顾文超

  顾文超,2016年入职新警,23岁的他是标准的90后小伙,对一切警务工作充满热情,同时也具备着与年龄不相符的踏实与认真。一天在车站值完夜班,准备交班回所睡觉的他,接到临近车站派出所电话,一名下车旅客不慎将随身携带的行李遗忘在火车上,内有现金、衣物、电脑还有精心为家人准备的礼品。该旅客发现行包遗失后非常着急却又无计可施,辗转找到当地车站派出所民警,希望能够帮助找回。在问明该旅客乘坐车次、车厢、座位号以及行包特征后,顾文超急忙跑向站台,因为这列火车只在查布嘎站停车两分钟,随时可能发车,现在上车既要找到行包,又要向列车员和周围旅客确认情况,很可能来不及下车。好在他还是赶在列车发动前,提着大大的行李箱出现在了车门。同事们和他开玩笑,你要是下不来可就去前方站了,一来一回大半天就没了,准备在车上偷懒呀?顾文超腼腆的笑笑,“我也丢过东西,那感觉太难受了,我多跑跑没关系,旅客能少着一会急就行。”

  他不太喜欢人们叫他新民警,总是在问什么时候能摆脱这个“新”字,能够成为一名“老”民警,同事就告诉他,作为铁路警察,没经历过春运的洗礼,都算是新警,什么时候完成过一次春运安保任务,才能算是一名合格的铁路警察了。就在他干劲十足的准备作为一名铁路警察,经历第一个春运之时,却因为急性阑尾炎住院手术。所长和同事们在看望他的时候,都在叮嘱他要好好休息,将身体养好,他却在拆线几天回到派出所。同事们都劝他回家休养,他却说派出所也是我的家,在这里我能恢复的更快。顾文超的家就在当地,派出所到家步行也只有二十分钟的路程,他却坚持每天住在派出所,上班执勤,下班就是备勤,接到群众报警电话,无论何时他都冲在前面。所长问他怎么不回家住,他说“这不是咱们派出所的传统嘛,比我入警早的同事也都是结婚成家后才搬出派出所的,我们新警也要把这传统坚持下去。”

  段云天,同样是2016年入职新警,也是个90后,性格开朗,工作中透着一股机灵劲,学什么都很快。查布嘎所管辖84公里线路,沿线5个大小车站线路所,十几个村庄集市,几十个桥涵道口,不到一个月他就默孰于心,在春运警力紧张的时候,已经能够独自带领辅警巡线排查。一日在线路巡查过程中,他发现一群在铁路护网外吃草的绵羊,周围却没有牧民看护。在给派出所打过电话,所里的同事通过以往收集的牧户信息,联系附近牧民前来认领羊只后,为了防止羊群再次走失或是钻入铁路护网挡停列车,段云天客串起了牧民的工作,将羊群赶至周围的草场,在冬日的寒风中放牧两个多小时,终于等到了匆忙赶到的牧民。他一再叮嘱了牧民以后要小心照看,不要再遗失了羊群,更不能让羊群进入铁路护网,但对蒙古族牧民热情诚挚的感谢,拉他回家喝酒的邀请婉言拒绝,只是说“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36.jpg

段云天

  段云天的老家在吉林白城,离派出所很远,坐火车需要大半天的时间。老家里还有一位漂亮的女友,两人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在他入警之后两人聚少离多,俨然已经成为标准的异地恋,平日只能靠打电话发视频来维系感情。参加工作以来段云天都没能回去看望女友一次,反倒是女友每月舟车往返的过来探望他。为了这事,所长特意给他三天假期,让他主动一点也去看看人家。段云天考虑了半天还是拒绝了,他说“这不合适,春运这么忙,所里的同事们都在没日没夜的工作,我回去了心里也不踏实,还是等春运结束再说吧。”段云天是家中独生子,父母本来是不支持他到离家这么远的地方工作的,但是拗不过他的一再坚持,春节临近,家里多次打来电话问他能不能回家过年,他怕家人失望,一直在说再看看,过几天再定。最后实在没办法,只能咬咬牙说了实话“铁路警察过年都是没有假期的,这个春节我在派出所里过了,派出所也是家,在派出所过年,就是回家过年了。”

  查布嘎车站派出所两名新警正经历着入警后的第一个春运,他们的警察生涯才刚刚开始,但从入警那一刻开始,派出所就成为了他们人生中的另一个家。对亲人的亏欠总是有的,我想这是所有铁路警察,所有人民警察都会有的亏欠,这亏欠只是因为我们希望能够无愧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

 
    上一篇:2017年铁路混改迈出实质性步伐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成功预订火车票

  • · 火车票 硬座2张 广州东-枝城 K932
  • · 火车票 软卧1张 东莞东-长沙 K437
  • · 火车票 软卧1张 东莞东-长沙 K437
  • · 火车票 硬卧1张 广州-安化 K9056
  • · 火车票 硬座1张 广州-安化 K9056
  • · 火车票 硬座1张 广州-重庆北 K202
  • · 火车票 硬卧1张 东莞东-黄梅 K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