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路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铁路资讯 > 铁路夫妻档为旅客安全出行筑起第一道防线

铁路夫妻档为旅客安全出行筑起第一道防线

2017-02-07 18:15 华铁在线 通讯员:蔡林恒
春运仍在继续,每一名旅客平安出行的背后,都有着无数铁路人的默默付出,青岛西车务段高密站的乔建波和宗培萍就是其中一对平凡的夫妻档。夫妻俩一人担任安检值机员,一人担任手检员,共同把守着旅客平安出行的第一道关。2月4日,记者探访了这对铁路夫妻的工作日常。两人仅隔一台安检仪,一天下来却忙到说不上几句话。

  妻子宗培萍

  10分钟完成80多名旅客手检

  2月4日一早,高密火车站候车大厅已是人头攒动,仍在持续的探亲流、务工流与学生流、艺考生流叠加,旅客一拨接一拨地涌向候车大厅。

  早上7时40分接过班,担任车站手检员的宗培萍准时出现在了安检门内的岗位上。宗培萍今年48岁,1986年来到高密站工作,一直在客运岗位上,这是她干手检工作的第四年。

  旅客站上安检台,宗培萍动作娴熟的伸出手持安检仪,快速扫过旅客身体前后左右,也许外人觉得她只是简单扫了几下,实际上短短几秒钟,她已经扫过了旅客的腋下、前胸口袋、腰部、裤子口袋、脚踝等身体部位,而这些部位正是最容易隐藏危险物品的地方,如果安检仪发出响声,她还会快速地用手进行重新检查。“一般安检仪碰到会响的是钥匙、手机等金属,工作时间长了,一般上手一摸就能摸出是什么物品。”宗培萍说。每当有老人、小孩和抱孩子的旅客要接受手检时,她都会主动地扶一把,一再提醒他们小心。

  手检一位旅客完成一系列安检动作,宗培萍必须弯腰下蹲两次。记者数了一下,10分钟内,宗培萍就完成了80多位旅客的手检。“春运期间客流量比较大,每天手检1万人次很正常。”宗培萍说,由于高密站是老站,候车厅里没有商店和厕所,旅客需要买东西或上厕所都要到站外,出站的旅客再次进站都需要重新进行安检。

  一个班下来胳膊都抬不起来

  火车站安检工作每天接触的乘客形形色色,难免有旅客对手检员的工作不理解,不配合,说话也很不客气。遇到这样的情况,宗培萍总是耐心地按规定完成手检。“咱干的就是这份工作,人的素质本就参差不齐,如果跟他计较,就会耽误后面旅客的时间。”宗培萍说。

  虽然手检工作仅需几秒钟,看似像走过场,但细心的宗培萍总能从一些旅客身上检查出违禁品。“手检发现旅客身上带刀子、打火机、发胶、摩丝的情况比较多,有些乘客是不知道不让带,也有的是明知故犯。”宗培萍说。

  宗培萍印象最深刻的是,去年春节前后,她发现一名五六岁的小男孩胸前鼓鼓的,便耐心地询问他里边装了什么东西。“是你们不让带的东西。”小男孩怯怯地说。原来,这个小男孩喜欢鞭炮,但父母告诉他不能带上火车,他就偷偷藏进了衣服里,想“蒙混过关”,没想到还是被细心的宗培萍给发现了。

  看似简单重复的工作其实并不容易,当天候车厅的温度并不高,一个小时下来,宗培萍已经热的后背冒汗。她说,一个班下来10个多小时,每天下班回家,胳膊都抬不起来,后背也是疼得不行,只想躺下。她专门买了一台电动按摩仪,回家后用来缓解胳膊和背部的不适。

  丈夫乔建波

  紧盯显示屏练就“火眼金睛”

  在一旁的安检室里,49岁的乔建波正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显示屏。一件件行李从安检仪上通过时,在乔建波眼前的电脑屏幕上显示出或蓝色或橙色等不同的颜色,他要根据物品的颜色和形状肉眼快速识别其中的物品。

  去年一年,高密站日均发送旅客5000人次,每个人至少携带一到两件行李,一个班下来,从乔建波眼皮子底下“过”过的行李少则数千件,多则上万件,春节后客流高峰时,车站发送的旅客数量最高超过了12000人次,乔建波的工作量就更大了。

  时间长了,乔建波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一件行李从安检仪入口到出口,过机时间只有几秒钟,就在这几秒钟的工夫里,乔建波就能快速辨别其中是否包含禁带或限带物品。“像这种橙色的,一般是化妆品或衣服,刀具等金属制品往往呈现出深浅不一的蓝色。”乔建波说,一个合格的安检员,要经过培训后再考试持证上岗。

  乔建波不善言谈,工作中的他更是少话。为了更清楚地识别旅客行李中的危险物品,他伸长脖子,一双眼睛紧紧盯着显示屏,盯一会脖子酸疼,才把后背靠到椅背上稍微放松一下,但目光一刻都不曾离开显示屏。

  值机两个小时才能休息一会

  按照乔建波教的方法,记者盯着电脑显示屏,刚看了一会,就有点晕,而且眼睛发酸,更别提辨别哪些是危险品了。

  就在这个过程中,乔建波忽然从座位上站起来,叫住了一个小伙子。不一会儿,小伙子提着背包来到了乔建波跟前,“你包里是不是有一瓶发胶?这种东西不能带上火车。”听完乔建波的话,小伙子打开背包,从里边取出了一大瓶发胶,一旁的同事对情况进行了登记,留下了发胶,这名小伙子才继续去乘车了。

  每值机两个小时,乔建波才能歇一会,让眼睛休息一下才能提高识别的准确性。休息的空当他也没闲着,当天车站客流量很大,为便于旅客快速进站,车站要临时增加一条安检通道,他赶紧招呼帮班的同事来帮忙。

  同事接替乔建波后,他才有时间和记者聊一会,但因时间短暂他不能走远,只能在安检机旁空闲的值班室里聊一聊。在接受采访时,乔建波的眼睛仍不时扫向通过安检门进入手检环节的旅客,看到有的旅客把大件行李放在安检仪上,随身带的挎包却忘了摘下来过机检查,他赶紧拍拍窗户提醒对方。

  在乔建波看来,这份工作没什么技巧可言,最重要的是要有责任心。

  亏欠家人

  除夕值班,团圆饭提前到中午

  虽然两人的岗位仅隔了一台安检仪,但因为手上的工作都需要聚精会神,而且工作量大,一个班下来,夫妻俩也说不上几句话。“上班见、下班见,结婚也这么多年了,有什么好说的。”宗培萍笑着说。

  宗培萍说,以前他们夫妻俩从事的工种不一样,往年春节,至少有一个人能回家陪家人。半年前,由于工作需要,他们都被调到了客运甲班。夫妻俩调到一个班组后,能够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但缺点是两人同时不在家,不能照顾85岁高龄的母亲。

  今年除夕夜乔建波夫妻要值班,所以一家人将年夜饭提前到了中午。大年三十早上6时,乔建波就带着女儿乔羽出门采购。中午,乔建波一家三口、哥哥嫂子一家及老母亲聚在一起提前“过年”。吃完团圆饭后,女儿留在家里陪家人过除夕,临近傍晚,乔建波和宗培萍夫妻俩就换好衣服出门上班了。

  “对于我们客运人员来说,在班上过年挺正常的,能把旅客安全送回家过年,我们心里也挺暖和。”宗培萍说,铁路工作虽然不容易,但是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了三十余年,对这份工作有了深厚的感情,虽然每天忙忙碌碌,但是自己内心十分充实。

  同事评价

  他们是旅客安全出行的“守门人”

  车站安全员陈华与宗培萍同一年来到高密站工作,已经共事了31年。对于宗培萍,他用开朗、热情来评价,而乔建波则稳重、有责任心。

  陈华说,目前经停高密站的图定旅客列车达到了70趟,车站发送旅客的数量也逐年攀升,客流高峰时最高日发送旅客超过12000人次,乔建波和宗培萍工作岗位的工作量非常大。作为旅客能否安全候车、乘车的第一道“守门人”,他们的工作看似简单却非常重要,即使一个最简单的动作,换做任何人在规定时间内重复成千上万次,想必再简单都会成为一种负担,但这对夫妻俩靠着自己的责任心坚持了下来。

  乔建波身体状况不是很好,但他一直坚守在客运一线,“每次上班,他都至少早到半个小时。”陈华说,他提前到车站了解一下当天的客流情况,换好工装、收拾卫生,做好岗前准备,然后开始一天的工作。

  “我和小宗共事多年,很少见她请假。”陈华告诉记者,铁路客运工作基本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少了任何一个“萝卜”都会影响整个系统的正常运转。高密站的排班是三班倒,上一个白班一个夜班才能休息一天。春运期间,车站客流量大,下夜班的职工要帮当天下午班,上夜班的则要帮当天上午班,每个人都是连轴转,乔建波和宗培萍夫妇也不例外,他们家还有老人和孩子,但他们从来没有半句怨言。

 
    上一篇:铁路唐山站夜间关闭东进站口 旅客须注意             下一篇:2019年我省1.5小时高铁交通圈形成 苏北到南京铁路出行可“多选”

最新成功预订火车票

  • · 火车票 硬座2张 广州东-枝城 K932
  • · 火车票 软卧1张 东莞东-长沙 K437
  • · 火车票 软卧1张 东莞东-长沙 K437
  • · 火车票 硬卧1张 广州-安化 K9056
  • · 火车票 硬座1张 广州-安化 K9056
  • · 火车票 硬座1张 广州-重庆北 K202
  • · 火车票 硬卧1张 东莞东-黄梅 K1030